冒泡儿

  人觉得累会有两种可能,一是做了的确强度很大的事情,二就是做了自己觉得不平衡的事情,不管这事情强度有多大。这次来到绍兴,应该说这两种可能都有。到这里来的两周时间里,除了周日上午可以心安理得地睡到自然醒以外,其它时间一直是画图从早八点到晚上十点,长此以往,必然是一种对自己的身体和心里耐力的考验。以至于再次来的绍兴的时候,反感和抵触情绪替代了上次的欣喜和踌躇满志,还大向同学和朋友诉苦。   但反过来想想,有这个机会过来,至少说明上次在这里的工作还是有人肯定的;虽然画钢结构详图是一种重复量很大的工作,至少也能从中学到许多钢结构加工工艺上的东西,鸟巢这么大的工程应该可以了解到不少其它工程遇不到的东西,这些于已也许是最大的所得吧。看来,做任何事情都必然是有得有失,只是看你会不会去发现罢了。如此想来,呆在哪里,均可安之无疑。   打开blog发现一个月了没有一点新东西,包括新的留言都没有,不免有些失落。想到以后网站的发展,也有些不知方向了,和当初的设想似呼有些相去甚远,自觉和自已的不能坚持有直接关系,说忙于工作,我也承认那只是借口,越来越发现,网站虽然是很虚的东西,可从另一方面看它也着实是一件自己值得骄傲的“收藏品”,权当是个人成长的记录吧,虽然它的过去有些不完整。   这几天,接到一个远在深圳的读者的电话,讨论了一些Ansys的问题,他以前是专写有限元程序的,应该有很好的有限元基础,加之年龄应该在我之上,所以自觉还有很多东西要向他请教;还收到一位读者的电子邮件,问及一些AutoCAD模型导入到Ansys中的问题,我对于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,不过还是从网上找了一些相关的资料发给了他。从与他们的交流中,我也得到了别有的一种快乐,这应该算是是当初写这本书时所不曾想到的意外收获。